<ins id="wbwwl"><acronym id="wbwwl"></acronym></ins>
<ins id="wbwwl"></ins>
<ins id="wbwwl"></ins>

  • 老胡家燒雞

    張作霖吃雞

    發布時間:

    2022-03-23 17:19

      在民國八年,也就是1919年冬,臘月十八日,那一天“東北王”張作霖率部到古鎮田莊臺處理公務,臨回的路上,因大雪彌漫而迷了路,車輛打滑,在大雪中緩慢行走,給張作霖急的,嘴里不停地罵著“媽了個巴子的”。
      此時,到了晚飯時間,張作霖更是饑腸轆轆,“媽了個吧子的,什么鬼天氣,老子餓壞了,趕緊找個館子吃口飯,歇歇”。
      這時,在彌漫的風雪中,前方有個燈光忽閃忽閃的,張作霖的警衛加快了車速,到跟前一看,是間雜貨鋪,張作森的副官門也沒敲就闖了進去,店鋪掌柜的看著眼前荷槍實彈的大兵,個個戴著狗皮帽子,嚇得直哆嗦,“有什么吃的沒有?趕緊給我們弄點”,這時這位副官聞到了一股撲鼻的香噴噴的味兒,“什么好嚼裹兒這么香?”,掌柜嚇得嗑嗑吧吧地說到:“老胡家…老…老”,“什么老胡家?”,這時張作霖饑渴難耐地在衛兵的護衛下也匆忙走進了屋,副官們閃在兩旁,拍打著張作霖披風上的雪花,掌柜的抬頭一看,愣了神,一個小個子,瘦瘦的,帶著黑色的貂皮帽,“我在門口就閘到了一股香味兒,什么好嚼裹兒???味兒怎這么香?”,掌柜的還在愣著神,副官不耐煩地說:“大帥問你呢!”,張作霖把手一擺,示意副官們別急,張大帥慢慢地坐在一個方木凳上,這時掌柜的才回過神來,說:“我家有老胡家……”,“什么?老胡家?”,“就是鎮上老胡家的燒雞”,掌柜哆哆嗦嗦地從柜子里拿出了一個紙袋子,雙手送給了副官,此時,滿屋香味四溢,大帥、副官和衛兵們都驚呆了!鼻子一頓地聞,打開紙袋一看,是一只黃里發亮的燒雞,張大帥也顧不上體面了,撕下了一個雞腿,大口地嚼了起來,“香…香香…香香,真好吃!……什么?老胡家燒雞?俺們奉天怎沒這么好吃的燒雞?”,這時大家看著大帥大口朵頤,嘴都流哈喇子了,“還有沒有?都拿出來!”,掌柜的說:“還有一只老胡家…燒雞”,當給到副官手里時,這位副官給衛兵們一人給撕了一塊,嘴里嘟嘟囔囔地說:“什么老胡家?吃、吃吃”,副官、兵們狼吞虎咽地瞬間吃光了,臨了,副官給扔下了兩塊大洋,張大帥磕磕巴巴地說:“別,別別!給十塊大洋,媽了個巴子的,頭一回,還有這么香燒雞?掌柜的,過后他媽了巴于的給老子多弄點兒,送到奉天去!錢,一個子兒不少”,然后揚長而去。
      這個掌柜的當天晚上頂著煙兒雪,跑了幾里路,氣喘吁吁地來到了老胡家燒雞鋪。
      見到了胡殿武老掌柜的,說:“將才,幾個時辰,鋪子里來了伙兒大兵,派頭兒象土匪,但又不像,還挺規矩的,兩只燒雞給了十塊大洋,當時我柜里就剩兩只燒雞,都賣光了,這是留著家里自己吃的,當時要多有幾只多好!”。
      胡掌柜忙不迭地挖苦道:“多虧你剩兩只,弄不好你得挨槍子兒,小命都得搭上,快說,他們竟說啥啦?”,“我只聽見一個文縐縐的大兵跟那個小個帶貂皮帽的老頭兒,瘦瘦的,叫他什么大帥?拿槍的小兵都直挺挺地站著,我看連大氣都不敢喘,那個叫大帥的還讓我過后給奉天多送點去?”,胡掌柜的畢竟見多識廣,略思片刻,“把不成是奉天的張大帥,張作霖?”。胡掌柜的琢磨著,心里核計,我老胡家燒雞要時來運轉啦……
      從那年開始,過后的十來年間,胡掌柜的每年春節前都挑選最精致的50只老胡家燒雞,嚴嚴實實地包好,生怕跑了味兒,跟著田莊臺當地的官員坐著汽車送到奉天大帥府,張作霖在大堂上親自校見了胡殿武老掌柜的,當時賜茶讓座,談笑風生,張大帥還調侃道:“胡掌柜的,要不把你的燒雞鋪搬到我們奉天府來吧!哈哈!”胡老爺子真是受寵若驚??!又是喜又是怕,多次起坐鞠躬致謝……
      老胡家燒雞成了張大帥皇姑屯炸車案之前那些年春節家宴的貢品。
      張作霖吃雞的故事一時間傳為美談,老胡家燒雞也一時名揚遼海,甚至還編出了很多有趣的故事。
      后來,省城官員和奉軍將領凡來田莊臺的,酒席宴上必有道菜,就是老胡家燒雞,臨行時,他們必到老胡家燒雞鋪拿上十幾只燒雞帶回奉天享用。

    老胡家燒雞

    頁面版權歸 盤錦老胡家食品有限公司所有

    老胡家燒雞
    老胡家燒雞

    地址:盤錦市田莊臺鎮南大社區

    老胡家燒雞
    老胡家燒雞
   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18禁无码